口子窖,图说 | 希夏邦玛ShishaPangma,宁波天气

频道:最近大事件 日期: 浏览:275




这不是一条步行攻略

也不是一条拍照辅导

这是我走过这么屡次希峰

用相机和无人机所记录下来的

景色

故事

《瞰见·希夏邦玛-航拍》

视频长度:4'07"

(航拍希峰集锦,伴着三首音乐周游整个希峰)

希峰环线的重要几个点分别为:

嘉龙措

南坡大本营

东坡贡措

北坡野博康嘉勒冰塔林


嘉龙措与冷不岗

走过西藏许多步行线路,但往往都是只能从我国这一侧张望,比方珠峰东坡和库拉冈日都是如此。当来到希峰时,就会有一种自豪感:总算有一座山峰能够彻底在我国境内,咱们能够从不同都视点赏识他,而不是非要到尼泊尔去看别的一面。



片中步行者站在山坡上,隔着嘎龙措与对面的冷不岗东峰相望,有种与世隔绝,络绎时空的感受,这也是大天然带给野外人最好的礼物。

而冷不岗在云雾中若有若无,此时站在她的面前,不由潸然泪下。



站在山脊上,向下看便是嘉龙措了,这是典型的冰川湖,湖水呈蓝绿色,在整个冰川谷里,好像一颗绿松石,尤为耀眼,加上湖后边的冷不岗东峰整个山体露出出来,尽管冷不岗只要6000多米,但这种近距离的空间感仍是很让人难忘。

这张全景图就能很好的解说这一点,站在山脊上,你看到的便是这种感觉。




再沿着山脊持续往南坡大本营行进,这条山脊能够说是这条步行线的精华之一,走在希峰的路上,人与山的对话,就像是每个领队在山里日子的真实写照。


每次走在前往吉嘎布营地的下午,下这个山坡之前,我都会时不时回望背面的冷不岗峰,因为她太巨大了,以至于一向招引我的目光,特别是在云里若有若无的时分,每次山从云中呈现,我都会赶忙叫队员回头,此时,觉得自己如此藐小。



行走在希夏邦马的路上,万年的冰川河谷与雪山之间,咱们能做的仅仅事必躬亲,去亲眼看看。





西藏7年,野外导游5年了,一向觉得自己是走运的。在西藏做野外真的很辛苦,尤其是咱们这些来自低海拔的年轻人,为了寻求野外梦,山峰梦,早已来不及顾及终年高海拔对心肺的影响。有时分觉得自己在拿生命在交换自己的期望,有时分又觉得这么真挚的咱们,或许不会那么惨吧,老天会眷顾咱们的。



南坡大本营



这是在希峰南坡大本营拍照到希峰日落金山,其实从南坡张望希峰并不是最好的视点,我对这儿仅有对神往是因为有许多世界爬山大神曾从这儿应战希峰,而不是挑选传统道路对北坡,恰恰是这种精力,让我一向想来这儿看看。


这张相片是在南坡大本营用大疆无人机拍照,南侧山坡因为峻峭,积雪过少,所以冰川发育并不是很好,面临爬山者的只要冷漠的峭壁。


坐落南坡大本营的无名湖,向西看,咱们能够看到几座山峰的影子,并且只要在6-10月的半年时间里能够拍到影子,其他月份根本都是冰湖,能够清楚的看到几座山峰从左到右依次为:Gur Karpo Ri-6889m、P6416、Pemthang Karpo Ri-6830m,山峰的高峰即为中尼边境线了。






希峰步行道路上,假如气候极好的情况下,是能够看到许多边境线上的七千米到八千米到山峰,上图的拍照方位在南坡大本营,无人机飞到海拔5800m的高度接片而成,从全景图前半部分来看,咱们地处的南坡大本营彻底是三面环山。尤其是走在去往南坡大本营的路上,开阔当地,咱们会深深感觉到这一点。



东坡贡措

贡措营地是个天堂级的营地,当然要先遗忘这儿的海拔和多变的气候,面临雪山和湖泊,好像很少有这种光秃秃的画面,希峰就矗立在那。



这儿是从希峰步行1号营地-欣德营地所拍照到的聂囊日和摩拉门青峰,这儿其实只能看到这两座山,不了解的人往往把他们当作了希峰的真容,远远地望去,感觉到的是一种神秘感,无形的招引着人想去那看看。



相同从1号营地的视点,能够碰碰命运,能够拍照到两座山峰的美丽星空。

前往贡措的途中,咱们会在道路左边的山坡上看到整个嘎龙措,嘎龙措湖水呈墨绿色,和贡措比起来,略显污浊,那是因为她太接近山峰,以至于冰川消融的雪水带着泥沙流进了湖里,我一向觉得除了色彩略逊,其他的都很美。


以贡措为远景,能够拍照希峰群山日照金山的影子,湖边有个天然的山坡,能够拍出这样的视角。


坐落希峰东侧的贡措,是步行这条线的人必需求多停留的当地,绝佳的地理方位,让整个希峰群山一字列开,坐在营地,如此近距离的守望希峰,再冲杯咖啡;仔细观察图中,咱们其实能够看到三个湖,山脚下的是嘎龙措,眼前最大的是贡措,图片最右边一点点的蓝色是岗西措,岗西措其实也不小,仅仅拍照视点问题,这张图很简单看出三个湖之间的方位联系。


从贡措拍向希峰的方向,得到了这张接片,能够比上图更进一步的了解两个湖之间的联系。


贡措的航拍是这样的,朋友说我拍出了东南亚海岛浅滩的感觉,不可思议,这是在海拔5175m的高原,就在希夏邦玛峰的脚下。


(贡措航拍的动态图)



北坡野博康嘉勒冰塔林

跟着镜头掠过野博康嘉勒冰湖的画面,咱们来到了希峰北坡爬山行进营地,这儿的浮冰是冰塔林渐渐完结的最终形状,大江大河的源头便从这儿开端。

海拔5650m,是攀爬希峰最重要的营地,也是野博康嘉勒冰川的结尾,这条冰塔林是希峰山区周围发育最好的冰川,人行走在冰塔林之中,遍及冰塔林高度都在8-10m以上,尤为壮丽。

咱们发现了一条酷似游戏座椅的冰座,杜哥试了试这椅子,仅仅太大了,大天然的巧夺天工,在这儿能够找到许多有意思的冰塔。

2017年的中秋,咱们在希峰1号营地过的,尽管没有信号共享高兴,但有雪山有酒有朋友陪同,有无尽的欢喜,第一次去北坡是和曼乐、洛桑、五厘米,曼乐是个开心果、达观,洛桑像个诗人、爱酒如命,五厘米是个对山峰和线路破有研讨的拍照师,咱们都爱拍照,都爱野外,就走到了一块儿。

希峰北坡的牦牛工和牦牛性情都如这片土地,顽强而刚烈,这儿的牦牛是我见过最能抗东西、且走都最快的,均匀最大载重能够到达120斤每头,终年日子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寒区域,他们才是这儿的主人,他们才是这片土地最有生命力的物种。


这儿除了雪鸡、雪豹,再没有听说过有其他生物存在,海拔将近6000的苦寒之地,却承载了许多探险人的梦,人的期望无限,人的潜能无限,探险并不悠远,只需求鼓起勇气跨出第一步。

希峰北坡行进营地,手表记录了17km的旅程,整整走了8个小时,海拔从5050m的大本营到5650m的行进营地,整个道路根本都在戈壁上行走,下午会进入山沟,变为崎岖路,需求必定的野外体能和经历。初到行进营地看到最多的就上玛尼堆和罹难爬山者的纪念牌,虽未曾谋面,不论什么原因,愿他们好好安眠。我自己也是个爬山爱好者,关于山的敬畏是每个爬山者都应该具有的,面临天然的应战,除了做好足够的预备,便是请求,请求自己能走运归来。


第2次去希峰北坡是带华仔和豹哥,他们来北坡是为了完结拍照14座八千米山峰的期望,前前后后现已拍了12座,这是他们的第13座,华仔是个及其达观都人,14天下来,就没看到过他矫情,也是队里食欲最好的人,早晚餐简直都要等他拍完才肯回来吃饭,执着的让人敬服,华仔曾经开过饭馆,卖过酒,所以对吃和酒都比较爱。到现在为止,这个家伙现已在野外行走差不多一年多了,超级玩家啊。

豹哥是个文质彬彬的拍照师,在日本作业20年,退休后挑选完结自己的期望,现在也现已行走两年了。给我感受最深的是:豹哥除了特殊情况以外,每天坚持跑步10km,而这样的习气他坚持了18年,66岁的他在五千米以上的海拔行走,简直和咱们几个领队差不多,像咱们这些才年过30的小伙子,还谈什么苦,什么不努力。豹哥还差一座干城章嘉没有拍完,他一向计划有机会在日本开一场自己的14座八千米影展,在这儿祝他能提前如愿。

2018年的中秋节刚刚好在北坡行进营地过,这个中秋颇有含义,中秋那天,咱们四人挑选在冰塔林里漫步、拍照、吃月饼。提到这月饼的由来,其时正逢希峰爬山季,一支国内部队和两支国外部队都在行进营地,咱们便碰到了罗静、张梁、等多位预备应战希峰的爬山家,聊起了许多爬山的事儿,讲起他们这一路走来,我看到的不止是爬山大神,而是多年探险所带来的和顺,聊谈之间让我觉得很舒畅,也期望他们今后的路能顺顺利利。


中秋夜晚的希峰,显得分外亮堂,月亮渐渐升起,整个行进营地和希峰都清楚可见,就这样,咱们四人拿出二锅头,小小庆祝一下这难忘都中秋夜,再看看希峰,钻帐子睡觉了,晚安!希峰。


再难忘的景色,都有脱离的一天,而脱离不代表不会再来,或许关于某些人来说真的是再会,第二天大早拾掇好营地,我却留在营地晚出发了一个小时,想趁着清新的早晨,再好好看看,好好拍拍希峰,而我知道,我还会再来,咱们对这儿的探索还远远不止于此。


这儿有太多讲不完的故事

咱们的脚步从未中止

而咱们和希峰的故事才刚刚开端

……

说了这么多

拍了这么多

或许你还没见过我什么姿态

(这便是本文的图文作者,暗地的人)